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你的位置: 首页地球家园正文

改善居住环境:搬家到郊区成全球趋势

分享到:

发布日期:2014/12/23 16:07:59 来源:新华网 作者: 点击:0

家住郊区一度是欧美国家白人中产阶级特有的生活方式。如今,随着中产阶级崛起,发展中国家郊区人口也显著增长。由于城市中心房价高企,人们改善居所的渴望又永无止境,搬家到郊区成为全球趋势。【郊区崛起】雷克伍德是印度东南沿海城市金奈郊外新开发的一处地产项目。虽然四周是典...

 家住郊区一度是欧美国家白人中产阶级特有的生活方式。如今,随着中产阶级崛起,发展中国家郊区人口也显著增长。由于城市中心房价高企,人们改善居所的渴望又永无止境,搬家到郊区成为全球趋势。

【郊区崛起】

“雷克伍德”是印度东南沿海城市金奈郊外新开发的一处地产项目。虽然四周是典型的印度乡村,走进这片联排别墅社区,却恍若置身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小城雷克伍德。

在这里,28栋两层洋房比肩而立,虽然号称是“巴厘样式”,其实和全世界的郊区住宅大同小异:开敞式的平面布置、白色墙面、石铺地板。只有一处细节暴露出这些房屋的真实所在——每座房子正门旁边都有用于供奉印度教神灵的神龛。

在金奈郊区,类似的地产项目比比皆是。“城里太脏了,”开发商塔克希纳穆尔蒂·丁纳卡兰说。金奈是泰米尔纳德邦首府,也是重要的文化、工业城市,是印度第四大城市。这是一个老旧城市,城里鲜有新开发的地产项目。每逢下雨天,城里的下水道就堵塞外溢。城里的居民巴不得离开这里,产业结构调整更加速了当地人住到郊区去的节奏。

近年来,不少专门承接海外订单的技术企业在乡村落户,形成一片环绕金奈城的工业园区,共有6万多人在此工作,越来越多城里的年轻人开始往郊区跑。

当地最大的工业园区由塔塔咨询公司创办。公司每天开通225辆班车往返金奈。其他企业也提供班车服务,这加剧了道路拥堵。不过,情况正在发生变化。塔塔咨询公司负责市场发展的总裁拉维·维斯瓦纳坦介绍,越来越多新员工愿意住在郊外。

年轻姑娘贾巴拉姆·钱德拉塞克兰就是其中之一。她现在和父母一起住在金奈城里,坐班车上下班,单程就得一个半小时。她享受城市生活的便捷,但不想花这么多时间通勤,而且听说郊区学校教育质量更好。钱德拉塞克兰计划,一旦结婚就搬到郊区住。

与城里老旧的设施相比,郊区的地产项目房子新、房租低,配套的饭店、医院和学校都不差。以前每到周末,工业园区附近总是空荡荡的,如今却停满了汽车和摩托车。

郊区一片繁荣,城里的情况却截然相反。世界银行数据显示,1995年至2005年期间,以金奈为中心的方圆25公里之内信息技术职位增长27%,25公里至50公里范围内新增同类职位47%。然而,城里高技术制造业却流失了近四分之一的岗位,城外的同类职位增长23%。

2001年至2011年期间,金奈市中心人口仅增长7%,而郊区人口增长却接近40%。在世界其他地方,特别是发展中国家,人口流动呈现出相似的模式:市中心人口增长缓慢甚至下降,郊区人口显著增长。

郊区人口增长与城镇化几乎同步。联合国数据估计,2010年到2050年期间,发展中国家城市人口将翻番至52亿,农村人口则将进一步萎缩。然而,城镇化过程中,人们并非简单地搬到城里居住,真正住在城市核心地区的人并不多,郊区将成为新的增长点。

【城市衰落】

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是郊区生活的典型。凤凰城与其说是城市,不如说是一片超大规模的郊区住宅群。除了少数几栋办公楼,当地罕见超过三层高的建筑。

凤凰城的兴起与美国人逃离城市、移居郊外的潮流同步。汽车和轨道交通普及促成了发达国家郊区生活的第一波潮流。后来,产业结构调整、种族摩擦进一步驱使白人中产阶级移居郊区。

在汽车大规模普及之前,凤凰城几乎不存在。如今,这里有440万居民,是全美人口第六多的城市。其实,凤凰城可谓处处是郊区,城里城外全是独门独户的住宅楼,沙漠才算是这里真正的郊区。

查看卫星拍摄的凤凰城图片会发现,这座城市的灯光带截止于一条清晰的边缘线,那是公路、电线等基础设施终止的地方,是人类居住地与自然的分界线。

这里几乎人人住小楼,家家有院落。“在凤凰城,最有钱的人居住面积为4000平方米,最穷的人居住面积也有800平方米,”当地专家格拉迪·甘米奇说。

凤凰城的“郊区气质”让市长格雷格·斯坦顿颇为着急。每年发表“市情咨文”,他都会强调市中心的重要性:凤凰城必须变得更像城市,延长有轨电车路线、修建高楼大厦,才能吸引年轻人。

斯坦顿的急切心情可以理解。不同于发展中国家欣欣向荣的景象,发达国家的郊区生活逐渐沦为沉闷和萧条的代名词,是美剧中“绝望主妇”和迷惘青年的牢笼,都市生活才是潮流和希望所在。

实际上,这可能是流行文化对郊区生活的误解。搬家到郊区是人们生活品质提高的必然结果。生活越宽裕,人们对居住环境和个人空间的要求越高,但城里却难以承载这种生活方式,于是到郊区去生活成了最佳选择。利用卫星图像、地图和人口数据,纽约大学地理学家什洛莫·安格尔分析比较了全球3600多个城市人口变动情况。他发现,除少数几个例外,城市人口密度似乎与当地繁荣程度成反比。越富裕的城市,人口密度越小。发达国家大部分城市的人口密度呈下降趋势,巴黎市的人口只及开罗的三分之一,孟买的七分之一。东京人口只有孟加拉首都达卡的五分之一。

安格尔还发现,几乎所有城市的人口密度都有所下降。20世纪20年代鼎盛时期,芝加哥城里每公顷有59个人,如今最多只有16个人。墨西哥城的人口密度只及40年代时的一半。洛杉矶和约翰内斯堡是例外,近年来城里人口密度有所增长。然而,这两个城市最初成形时,人们即散住在郊区,没有明确的城市概念。

  • 0

    顶一下
  • 举报

  • 0

    踩一下
分享到: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
相关评论()



发表评论


凯发娱乐 利来国际 博天堂娱乐 环亚娱乐 尊龙娱乐 凯时娱乐 亚美娱乐

sitemap